2019福彩开奖号

庫存、資金焦慮:黃章“變形記”

  • 2014-02-15 16:50
  • 來源:第一經濟網

黃章回到魅族上班,接著進駐新浪微博,作一番“火星人回歸”表態,但末了還不忘提一句小米。總覺著姿態曖昧,還有些首鼠兩端。

一系列動作接連不斷,黃章重任CEO也好,宣稱要引入投資也好,跟格力眉來眼去也好,露面反思也好,是強心劑還是大力丸,還得不看姿態看療效。

黃章說,以前忽略了公司運營的具體情況和員工的感受,當初確實不太看得懂資本運作,在智能手機競爭激烈的今天,繼續依靠有限的利潤來獎勵分配,對于企業和員工都是輸家。

這話聽上去不可謂不誠懇。只是,實在晚了點,至少去年9月前,他肯定不是這么想。

旌動因風動。半年以來魅族劇變種種,不外乎庫存、資金兩項焦慮所致。

魅族兩代產品調價走勢 

魅族高管含糊地說,魅族去年一個月能賣30-40萬臺,于是就有媒體據此推論魅族去年全年出貨量約400萬臺上下。不得不佩服魅族高官們的苦心,他說了真相,但并非真相之全部:大幅調價刺激之下,單月銷量有30-40萬臺可并非全年每月能有這個數。

實際上,從手機業界、供應鏈端各處匯總比對的靠譜數據是,魅族去年全年出貨量在220萬-240萬之間。

這個數字好還是不好?要對比著看。魅族2012年全年出貨超過了100萬臺,如此看增長了100%,算是不錯的成績。但對比下魅族自己念念不忘的小米,2012年719萬臺,2013年1870萬臺……

即便這200多萬臺背后,魅族還是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魅族的問題在哪?說道最后,還是在黃章自己的眼界所限,導致了錯誤的決策判斷。

2013已成過去,有些段子大概可以拿出來說了。它的悲劇從去年初就已埋下了種子。

大概是受到了小米2012年業績的刺激,黃章和他的同僚們認為高增長料定必然——連他們看不上的小米都能這么飚成績,各種高大上,各種wabi sabi的MX2不大賣簡直沒天理——在當時看似很合理,實際上完全經不起推敲的想當然態度之下,一季度魅族一口氣訂下了200萬臺MX2的零組件和產能訂單。

但MX2標榜的逼格并不那么賣座。到了9月初,MX3和小米3相繼出爐前,魅族手中還握著60萬臺MX2庫存,而且,這還沒算上壓在渠道商手中的存貨。

魅族自身能夠轉動的現金流大概就10億元,而這批存貨幾乎已經榨干了它的資金能力。

所以,9月初魅族被迫在短期內里第三次降價,16G MX2的價格降到了1699元。而之前,MX2的價格是2499元,一個月前才調到了1999元。

同期小米慣例的年度發布會舉行,小米2S的價格同步調整也被素有“被迫害妄想傳統”的魅族視為壓力來源。這就是當時黃章在魅族論壇里又一次破口動粗罵雷軍的原因——當陷入絕望之際,身為困獸,再怎么憤恨地發泄都可理解。

但是,僅僅數天之隔,黃章罕見地閉上了嘴巴。生死面前,無從任性。一夜之間,黃章將魅族論壇中有他參與辱罵雷軍的主題帖和回復貼通通刪得精光,次日清晨就通過珠海有關人士向雷軍遞話,請雷軍不計前嫌,承諾此后再不挑釁小米和雷軍本人。

其中細節不得而知,雷軍本人也從未對魅族、黃章的挑釁做過公開回應,如此蹊蹺可能另有隱情。

躲過一劫的魅族全力清理MX2庫存(批量供應至今的1499元的MX2 RE版,你懂的)。生死9月,或許是黃章“變形”的關鍵觸動點。為何原先自我認為成立的做法會行不通,為何聽起來聲量不小但市場反饋如此疲軟乏力?是原先的做法錯了么?

黃章未必如此多愁善感,至少,在現實中遇到了更強的倒逼力量。

其實,相比去年9月,眼下魅族情勢其實未有多大變化,黃章復出之際,照例是主力機型大幅降價開路。

只是當時庫存壓在MX2上,而現在壓在了MX3上,吊詭的是,MX2清庫存動作反而是促成MX2好賣,MX3賣不動的原因之一。所以,MX2半月之內爆降800元,而MX3真正上貨4個月,也降下了500元。為清庫存價格速降如飲鴆止渴,又如抱薪救火,救得了當前,但就品牌可是傷筋動骨。久而如此,魅族可能面臨著置換用戶群體構成的可能,這未必是件好事。

與此同步的是,從MX2到MX3,庫存壓力一直未能真正持續解圍,魅族頭頂仍然籠罩資金鏈陰云。所以,魅族由黃章100%控股的鐵桶江山也不得不動搖。無糧秣,不打仗,如此公里,也屬鐵律無情,考量魅族近期各類媒介投放動作,相比去年也已收束諸多。

而另一件倒逼,則來自公司自上而下的員工群體意志。其實各條接近魅族的路徑都已傳出信息,到去年底,魅族內部士氣已然低落,智能手機競爭已到格局確立的關鍵時刻,魅族起早趕晚集,且資源支持不夠、策略有失模糊,讓有抱負的員工有失望之情。高層變動已顯端倪,先是原營銷副總裁莫翠天離職,現在又有原CEO白永祥轉任副總裁。此外,黃章一副“隱居高人”狀的“玩”的態度,也有進取心的員工們難以認同。我們在魅族內部的信源告訴我們:“內部壓力很大,走了不少骨干員工。”

黃章此前對員工也并無分享意識。我們的投資人朋友中頗有幾位數年來與黃章有過接觸。一次,黃章帶著員工和潛在投資者吃飯,席間感慨,“我為什么要發期權,我的員工我給他大幾千薪水,在珠海過得好好的,你問他滿不滿足?”話語間,扭頭問身邊員工“你滿足嗎?”

員工的答案自然是滿足,但實際如何?大家都明白。

黃章重新出山,算是危急存亡之際創始人回歸的又一案例。能夠奏效,看天時造化,更看他究竟有幾分真領悟。當然,綁著小米說事總算不得壞事,所以黃章、魅族賣力做這輪傳播時,還是放不下裹挾下小米話題。

只不過,此一時彼一時,同樣的玩法玩久了公眾是否疲勞不得而知,況且,如果魅族自身不能及時拉高規模,差距越來越大自然如此攪和意義越小。而這位向來以壞脾氣著稱的“囧王”則要思考,如何才能給魅族帶來新的打法,為它爭取到足夠的空間與資源,特別是如果真的引進了新的投資者,如何處理與投資者之間的關系等。

人生如戲,全看演技。這個世界上,最可悲的莫過于把表演熱情誤解成了表演天賦——既然黃章同學喜歡說自己是真誠的演員,那就更該明白這個道理。

更多

2019福彩开奖号 快3计算器 一分极速塞车开奖结果 天下彩马会结果开奖结果 青海西宁快3每天几点出 辽宁快乐开奖结果走势图 江浙10个最好玩的地方 绝对四码期′期100准 冰球突破豪华版手机 香港赛马会49选7走势图 捕鱼注册送30元现金可提现